秋我们牵手走过

落下的第一节音符

《胭脂扣》,扣脂粉,扣年华,扣佳偶,却扣不住人心。景泰蓝的胭脂扣不过是十二少记忆中一个模糊的影像,却是如花的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帷幕在醉生梦死的欢场的喧哗中拉起,幽暗的妓院回廊满是风月场的喧嚣。镜头跳转,一身男装的梅艳芳眉间含笑把一曲《客途秋恨》唱的低回婉转,百转千回。妩媚的风情在她眼角和指尖缓缓流过,是那种别样的惊艳。而此时此刻的张国荣亦是眉目英挺,细致温文。仅是楼梯处回眸一笑却也可以引得任何一个女人趋之若鹜。

承载不起秋的思念

斑驳草丛

横躺着思绪万千

我们的蹙音

扣响一场永恒

用十指扣牵着

我最亲的人

走过 这季风雨

是我对你的抚摸

环着腰肢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