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教育文集,我们为何频频回眸陶行知

贺你几乎不及格。

那考些什么功课呢?一、农事或土木工操作;二、智慧测验;三、常识测验;四、作国文一篇;五、三分钟演说。陶行知明确表示,投考的学生必须有农事或土木工经验,方才有考取的把握。这是一项重要的资格,这两个条件完全没有的人不必来考。凡是小名士、书呆子、文凭迷的都最好不来。这样一来,直接把应试教育下的人挡在了门外。

请问贺客贺什么?

第一,“行”“做”和“实践”其实是一种重要的学习方式与方法。不管是杜威的做中学,还是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都在强调一个事实:与间接经验一样,直接经验也是重要的学习方式与方法。直接经验的获得,不仅沟通了学生的现实世界和知识世界,而且在经验中,学生在活动和作业中找到意义感。

当推南开为巨邸

第二,“行”“做”和“实践”能够启发学生思考,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实践能力和创造能力。陶行知说“行动是老子,思想是儿子,创造是孙子”。诚然,在今天的教育中,学生主动解决具体的问题时,不仅动手能力得到了培养,而且在行动中存疑,动脑动手、知行合一,有益于创造力的培养。

我这次被邀到南开大学去讲演,中学部里几位朋友和我详谈河北会考故事。在会考的六十九个学校之中,南开中学男校是考列第十八名,女校是考列第三十七名。南开学校在一般学校中是办理得最认真而有精神。它之所以有这种精神,就是因为它在教课之外,还相当的注意到学生整个的生活,不肯把学生完全当作书呆子教。它这次会考成绩之低,也是因为牺牲学生们宝贵的生活以迁就这机械的毁灭生活力的会考制度不肯过分。更有趣的是育才学校只有三个学生来考,居然名列第七。还有四个学校的考卷内容完全相同。这些都证明会考之荒唐。既设学校就该废科举,既要推行变相的科举,又何必费钱办学校?我们对这个问题谈了好久。晚上,张伯苓先生从华北运动会回来。我一见他的面,便向他道喜。他说:喜从何来?我说:贺南开会考成绩。他说:成绩不好。我说:我所贺的就是因为不好。如果好,我倒要来吊香呢。正是:

今天,无论是打而不倒的应试教育,还是业已提上日程的审美教育,抑或创造创业教育,陶行知在当时均有详而得当的论述。在西方各样教育思想此起彼伏,强势影响学界之时,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别具清新之感。

什么学校最出色?

10月18日是陶行知诞辰125周年纪念日,我们再次回眸陶行知,寻求今天可资借鉴的教育智慧。

倘使会考得第一,

第三,重视“行”“做”和“实践”,促进人的智力、体力和品德等和谐发展,有利于培养全面发展且具有独立个性的健全个体。陶行知指出,智识与品行分不开,思想与行为分不开,课内与课外分不开,做人、做事与读书分不开,即教育与训育分不开。重视实践,强调知行合一,不仅促进智力、体力的发展,而且是德育的重要方法,使学生在具体的实践中操练品行,深化认识。

中国现行之会考制度,是对自己所委任之校长、教职员表示总不信任,把活泼的青年一起变成书呆子,一群一群的赶进牛角筒里去。它的影响之坏是无以复加。几个月前,我曾写了一篇《杀人的会考与创造的考成》警告教育行政当局。但是积重难返,这自杀杀人的制度,还是普遍的在那儿毁灭中华民族的生活力。

——编者

 

重视“行”对今天的教育而言,有很重要的意义。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