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前苹果设计师揭秘关于苹果的4个传说

企业文化

曾有记者问乔布斯:「你的特长在于招聘最好的人才?」

乔布斯回答说:「不完全是招聘。招聘到人才后,还必须为人才创建最好的环境,让这些人切实感觉到,他们身边到处都是与他们一样出色的人,他们的工作有巨大的影响力,且是一个强有力的、清晰的远景目标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除了招聘到最好的人才,乔布斯也会努力为这些人才创建一个最好的工作环境──这个包含各种软硬件因素在内的大环境,通常也被称为企业文化。

今天的苹果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库比蒂诺无限环岛路(Infinite Loop,
Cupertino),是一组排列方式别具一格的办公楼群。这一片办公楼群由6幢低矮的办公楼组成,整个园区建成于1993年,最初只租售给研发型的公司,6幢大楼也因此被命名为「研发1号」到「研发6号」。事实上,「无限环岛」这个名字就是从编程里「无限循环」的概念得来的。

乔布斯主管Macintosh团队时,苹果就开始逐幢逐幢地搬入无限环岛及其附近的办公楼。乔布斯回归后,园区内除了苹果公司占据的办公室以外,又搬入了一些非研发性质的公司,6幢大楼随之被改名为「无限环岛1号」到「无限环岛6号」。苹果员工还亲切地把园区西南角停车场外一家孤立的连锁餐馆戏称为「无限环岛7号」。

驾车行驶在无限环岛1号及其周边,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别样的稳重与内敛。道路周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外观缺少变化的办公楼在路两旁错落有致,园区里很少能看到在谷歌总部园区经常见到的动感色彩与造型。园区正门的商店除了销售苹果产品外,还销售带有苹果商标的T恤、帽子、马克杯、水壶、衣服等纪念品。走到园区6幢办公楼中央的庭院里,访客总会感觉到,这里是一个优美、恬静的花园,而不是那些正在开创未来的、激情四溢的工程师们办公的地方。

实际上,乔布斯想在苹果内部营造的,是一种既面向未来、面向技术精英,又井然有序、制度严明的企业文化,这种文化既不像谷歌的企业文化那样完全以技术和创新为主导,又不像IBM的企业文化那样过分强调等级和结构。可以说,乔布斯的苹果所代表的,是一种专制氛围烘托下的创新文化。

顺便说一句,随着公司规模不断扩大,苹果正在距离无限环岛路大约1英里的地方兴建新的办公园区。2011年6月7日,乔布斯在库比蒂诺市政会议上,亲自为大家展示了新园区的设计方案。新园区预计在2015年完工,将成为一个占地150英亩,可容纳12000名员工的超级办公区。那块地皮原先归惠普所有,乔布斯显然是利用早年积累的人脉,说服惠普将地皮转让给了苹果。乔布斯说:「你会发现新园区看起来像一艘正在降落的飞船。大楼将是环形的,且全都是曲面玻璃。我们将之前建造苹果专卖店的经验搬到了这里。」

一方面,苹果的企业文化充满自由创新、不循规蹈矩的因素。曾在苹果工作6年之久的李开复回忆说:「苹果的文化是工程师文化。当年,有一位工程师自称可以做出比英特尔更好的芯片,斯卡利就给他买了一台价值1500万美元的克雷(Cray)超级计算机。后来,在发现根本不可能跟英特尔竞争,几千万美元都是在白白浪费之后,这个项目才被取消──对苹果来说,这是一次错误,但也是苹果工程师文化的一种体现。」

苹果的工程师在工作中一派天马行空的作风。1994年,苹果的工程师们在研发Power
Macintosh 7100电脑时,把项目的内部代码命名为卡尔·萨根(Carl
Sagan),这是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兼科幻小说作家的名字。尽管项目的内部代码并不公开,但卡尔·萨根先生本人却不知从哪个渠道得知了这件事。极其在乎名誉的萨根先生怕这个内部代码真的变成了产品名字,一怒之下起诉苹果,并发了律师函,要求苹果改名。苹果同意改名,但工程师们却报复性地把项目名字改成了「BHA」,这个缩写其实是「大头鬼天文学家」。萨根再一次被激怒,将苹果告上了联邦法院。不过,法官还是没有支持萨根先生的诉讼。为了取笑萨根,苹果工程师又改变了项目的内部代码,这一次,Power
Macintosh
7100被工程师们称做「LAW」,这实际上是「律师都是胆小鬼」的缩写。

在乔布斯的感染下,苹果员工真心地认为,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工作改变世界。在苹果,工作几乎被上升到为信仰献身的程度,就像宗教一样。例如,一遇到新产品发布的日子,员工们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彻夜不眠地为第二天的主题演讲做准备。乔布斯或其他高管在台上开始演讲后,苹果的员工们则会狂热地聚集在办公室、食堂或咖啡馆里观看直播,这些员工几乎和参加发布会的「果粉」一样兴奋。一位苹果员工说:「参加或观看发布会是在苹果工作时最美妙的体验。」

另一方面,苹果也差不多是现代IT企业里对员工要求最严格的公司之一。苹果可不是一家可以随便打哈哈的工作场所。一位苹果前设计师说:「当然,苹果是一个非常严格、无情的工作环境。」而一位苹果前产品高管则说:「虽然要求严格,但苹果的态度是,你在一家生产全世界最他妈酷的产品的公司工作,你够荣耀的了。那么,请闭上你的嘴,好好工作吧。」

与Macintosh的「海盗团队」时代不同的是,在今天的苹果总部,你看不到太多穿着短裤和人字拖的工作人员,也看不到装饰得很有个性的办公隔间。乔布斯当年回归苹果后,就对员工作出过严格的规定,包括园区内不准吸烟,禁止带狗进入园区等。这种情形完全和谷歌的办公环境相反。要知道,在谷歌,不但可以带狗上班,甚至还有「穿睡衣上班日」、「带小孩上班日」这样的活动,公司里随处都是好吃的和好玩的。

乔布斯还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给园区内的上万名员工。因为学佛的缘故,乔布斯自己是一个只吃鱼和素食的「鱼素食主义者」。有一次,在公司会议上有人问乔布斯,他对公司内部什么地方最不满意。乔布斯回答说:「员工餐厅。」很快,乔布斯更换了餐厅的全部厨师和食品采购员,并专程从他喜欢的一家餐厅聘请了新的厨师。大家不久就发现,乔布斯自己最爱吃的豆腐成了员工餐厅菜单里的主角。

保密是苹果企业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每个加入苹果的员工都被近乎苛刻地要求遵守各种保密制度,例如,员工不得在博客或任何其他公开渠道谈论任何与工作有关的内容,也绝对禁止和配偶讨论有关公司的事情,在公司工作时,很多涉及保密或法律相关的事情都不能在电子邮件中讨论。对于外界关于苹果的负面报道,苹果的公关部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保持沉默,普通员工更是禁止对外发表任何看法。保密项目或艾维所负责的工业设计团队的员工,每天上班都要穿过严防死守的安全门,每道门都要刷卡、输入密码才能通行。办公室的保密区域都装有摄像头,最保密的东西甚至用黑布包裹,一旦取下黑布,就有红灯亮起,以提醒员工加倍小心。

实际上,各代iPhone和iPad发布前的几次外观泄露事件,大多是通过苹果的合作伙伴特别是代工厂泄露出去的。2010年,苹果的工程师在一家酒吧喝酒时,不慎丢掉了他当时正在测试的iPhone
4原型机,好事者将手机卖给科技网站Gizmodo,造成了苹果历史上最著名的员工泄密案,这也许是苹果自身近年来出现的最大保密漏洞了。

严格的管理也体现在员工日常工作的方方面面。一位苹果中国的员工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到上海出差,住在公司规定的五星级酒店里。在苹果,员工出差住酒店必须住公司建议的酒店,对于不在公司清单里的酒店,即使价格便宜,也不能住。这位员工在酒店里为即将召开的会议准备材料。大会要求同声传译,必须为每个同声传译员预先准备好所有幻灯片的打印稿。这位员工算了算,所有打印稿共有1千多页,如果在酒店的商务中心打印,每页价格高达10到12元人民币,总计费用将超过1万元,还不如就近买一台轻便的打印机,在酒店房间里自己打印便宜。但即便是为公司省钱,这样的事情也必须报请上级批准。这位员工给经理发了电子邮件,直到收到经理肯定的回复后,才去买了打印机,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

虽然苹果的企业文化以严格著称,但苹果人还是很喜欢苹果的工作环境。苹果的人才流失率一直很低。

苹果公司的一位猎头说:「人们加入苹果并留在这里工作,是因为他们信仰公司的使命,尽管对他们个人来说,可能不是每时每刻都会开心。」

苹果一位前副总裁则说:「在乔布斯的团队,员工工作起来还是非常开心的,不会因为乔布斯是天才,就觉得自己的创造力受到了压抑。乔布斯在预测未来方面非常出色,想法通常领先所有人三年左右。虽然他也不是一贯正确,但员工还是很高兴能有人预见到未来的产业趋势,他们为拥有一个对产业有如此深刻认识的领导者而骄傲。」

苹果是高端设计的代名词,但是很少有人真正了解这家传奇企业内部的设计流程。即使是苹果的内部员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无缘接触传说中的苹果设计工作室的。所以,我们只能尽力搜集并拼凑相关的采访,进行有限而合理的推断,来还原这家传奇企业里的设计师是如何进行设计工作的。

在创建Storhouse之前,设计师Mark
Kawano作为高级设计师,在苹果公司工作了整整7年,他所涉及到的产品是Apetrue和iPhoto。此后,Kawano成为了苹果用户体验布道师,引导第三方开发者开发更为优质的iOS应用。Kawano同苹果公司一起度过了iOS平台向着全世界扩张的关键时期,所以,说他是苹果设计团队的关键人物,并不为过。在这次的Co.Design访谈中,Kawano讲述了他在苹果的日日夜夜。在此过程中,他还澄清了关于苹果设计和设计师的一些传说。

图片 1

传说#1:苹果公司有最好的设计师

我认为人们对苹果最大的误解,就是把苹果产品的优质设计、优秀的用户体验和令人心动的细节都归功于苹果拥有最好的设计团队或者最可靠的设计流程,Kawano这么说道。但是,作为iOS用户体验布道师,Kawano每天都在与世界500强的企业打交道,同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和开发者接触,他从中认清了一些更为深刻的真相。实际上(苹果能有如此成就)是基于一种工程师文化,公司的框架本就在支撑和鼓励设计。你会发现这里每个人都在思考UX和设计,而并不只是设计师会考虑这些。并且也正是这种无处不在的思考和实践让产品如此出彩,比起单独的设计师和一个设计团队来的更加优秀。

常有人说,好的设计是自顶向下的——亦即是CEO需要比设计师更加关心设计。而大家更多地会将注意力投放在创建这种架构的人,乔布斯。然而事实是,这种结构的最重要的地方并不在于顶上那个人,而在于它让公司下面每个人都思考设计,重视设计,无处不在。它是集体设计,而不是个人意志。

当你走进库比蒂诺的时候,你并不会获得超能力之类的玩意。但是这个地方会让你全情投入到产品设计中来,它不会让你将时间耗费在摆弄办公桌和文具上,你也不会因为工程部主管提出更好的设计而感到沮丧。这些事情只存在于库比蒂诺之外的多数设计师和公司中,在苹果,这都是奢望。

图片 2

Kawano强调,苹果的每个雇员——从工程师到市场营销部门——从某种程度上都在以设计师的思路思考问题。正如同谷歌的HR会寻找谷歌式思考的雇员一样,苹果的HR在雇佣员工的时候会寻找拥有良好品味,且具备设计师式思维的员工。

你看那些挖走苹果设计师的企业,他们最终做出了界面精致,功能有趣的应用,但是他们的产品和业绩并没有从根本上发生改变,一点都没有。他们找来的设计师仅仅只能帮他们完成界面上的设计,他们的产品并非乔布斯所说的真正设计良好的产品,因为乔布斯所说的那种整体上的设计,存在于每个环节,每个角落。设计思想是要贯穿到每个模块每个环节的,商业模式要设计,市场营销要设计,物流环节要设计,等等等等。每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

传说#2:苹果的设计团队无所不能

Facebook拥有数百名设计师,谷歌的设计师有1000多号人,甚至更多。但是Kawano告诉我们,在苹果,他们的核心的软件产品设计团队仅仅只是一个拥有100人的小型团队。

我认识他们每个人的脸,叫得出每个人的名字,Kawano说道。

大多数情况下,苹果公司并不会聘用那种特别专的设计师。也就是说,他们的设计师大多是多面手,比如,几乎每个设计师都能独立制作精致的icon和可靠的用户界面。苹果在招聘工程师的时候都会招收以设计为中心的工程师,得益于这种招聘模式,设计师团队可以与工程师团队合作得更加紧密,设计师们无需从头开始制作产品原型和高保真设计稿,新APP的设计和开发工作比起他的公司更快更深入。

当然,现在这种模式也可能有所改变了。

在乔布斯时代,小型而极为专注的设计团队对苹果而言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有很多点子都来自乔布斯,两者是相互依托的,Kawano说:进入新阶段之后,苹果的高层不再是一言堂了,我想苹果的设计团队会进入一个更为有趣的方式变的越来越多,这是符合逻辑的。

据报道,目前主导着苹果软硬件可用性的乔纳森
艾维,让市场营销团队参与到iOS的重新设计中来。这是一个妙招。你想想看,市场部与设计师、工程师扒在一个战壕里面,并肩作战。这种程度的深入合作在这个行业中前所未有。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