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学都身价上亿了,你同学都人生大赢家了

文/一直特立独行的猫

前几天有个同学说:“我同学都当了高管了,我还在找工作。”

1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一惊,我同学有的都当钢琴家了,有的都身价上亿了,我还在战胜拖延症上下不了决心。

前几天,有个朋友说:我同学都当了高管了,我还在找工作。

我那个音乐家同学啊,从小弹钢琴。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一惊我同学有的都当钢琴家了,有的都身价上亿了,我还在战胜拖延症上下不了决心,几乎每天早晨都会纠结几点起床。

高中时候我们上文化课她去练琴。

我那个钢琴家同学啊,从小弹钢琴。高中时,她一下课就去练琴。后来,她考上了艺术学院。等我们开始工作了,她又去了国外继续学琴。这么多年过去,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她全世界开钢琴音乐会,再见面的时候,她已经是钢琴家了。同样才华出众的老公,最近正跟她一起环游世界。

我们上大学,她考上了某个大学的艺术学院。

当年我们都觉得,学弹钢琴能有多大出息啊,好多艺术生出来都是当音乐老师,能当钢琴家教已经算收入顶天的了。原来,人生还有一个方向,是钢琴家啊。

我们开始工作了,她去了国外继续学钢琴。

你看,你觉得特别遥远的事儿,都被别人实现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她,全世界开钢琴音乐会,再见面的时候,她已经是音乐家了。有同样才华出众的老公,最近正跟她一起环游世界。

刚毕业的时候大家喜欢攀比,你去了国企,他去了民企,被大公司录取的更是仿佛走上了金光大道。现在回想起来,都为自己的幼稚感到不好意思。当年觉得公司牛就好像自己很牛,其实完全是两码事儿。过不了多久一入职,忙得昏天暗地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这金光闪耀的大公司里的一只萤火虫,必须使劲儿发光,才能被人看到。

当年我们都觉得,艺术生能有多大出息啊,大部分的艺术生出来都是当音乐老师,能当钢琴家教已经算收入很顶天的了,原来人生还有一个方向,是钢琴家。

毕业那年,人人都讲究职业规划,但很多人其实只是想规划求职这一件事。很多人想着三年后就申请MBA出国读书,但三年后,还能单纯地努力工作不抱怨的人已经少之又少;好多人都忘了毕业时自己对自己的规划和梦想,最大的梦想变成了早点下班、不加班就行。

自己觉得特别遥远的事儿,都被别人实现了。

2

刚毕业的时候大家都喜欢攀比,你去了国企,他去了民企,每个人都装逼。被大公司录取的更是仿佛走上了金光大道。

刚毕业的时候,喜欢到处参加活动到处混,认识很多人,就觉得自己这样特牛。走到哪里都想装模作样地谈一谈,总怕自己被埋没,总想成为宣讲会上那种金光闪闪的大人物,但在走向大人物的道路上却总是想偷懒。

现在回想起来,都为自己的幼稚感到不好意思。当年觉得公司牛逼就好像自己很牛逼,其实完全是两码事儿。

有个同事,比我们年纪都小,特努力,做什么都特别认真。我们嬉笑打闹地边加班边吃东西,以为回家越晚表示自己越不可替代。只有他,从不参与我们,还每个细节都锱铢必较的,总把自己搞得真的很晚回家。

过不了多久一入职,忙的昏天暗地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这金光闪耀的大公司光芒里的一只萤火虫,微弱的光亮,没有自己也可以。

开玩笑的时候,问他:别那么认真。至于吗?

毕业那年,人人都讲究职业规划,但其实只是想规划求职这一件事。

至于。我不懂啊!他总是这样回答我们。

很多人想着三年后就申请MBA出国读书,但三年后还能单纯地努力工作不抱怨的人少之又少。

微博刚兴起的时候,他在公司里第一个学会做各种好玩有趣的应用。后来,他又研究H5,成了公司里唯一一个会自己做H5的人。

好多人都忘了自己毕业时自己对自己的规划和梦想,最大的梦想变成了早点下班不加班就行。

那时候我们都觉得,这是傻吧,明明每次做直接外包就行了,干嘛自己费劲儿,我们又不是做这个的。后来,他离职开了自己的公司做新媒体,我们都觉得好扯,呵呵,离开公司这棵大树,自己在商海沉浮不得被淹死啊。可再见面的时候,他的创业公司搞得风生水起,融资了一个亿。

你至于那么认真么?至于。

小小少年,还是憨憨地笑,总说:我不懂啊,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们是怎么做的?

刚毕业的时候,喜欢到处参加活动到处混。认识很多人,就觉得自己特牛逼。走到哪里都装模作样谈一谈,总怕自己被别人看不到。

3

总想成为宣讲会上那种金光闪闪的大人物,但走向大人物的道路总是想偷懒。

有人说,他们不喜欢参加过年时候的同学聚会,其实是因为自己混得太差。同样是一个班的同学,十年之后,有人身价上亿了,有人连上班不迟到都做不到。

有个同事,比我们都小点,背景一般,特努力,做什么都特别认真。我们嬉笑打闹加班吃东西,以为回家越晚表示自己越不可替代,只有他从不参与我们。每个细节都锱铢必较的,总把自己搞的回不了家。

人在社会上的差距,其实从你进入社会的第一天就开始拉开了。有人有抱负也有坚持,有人有理想但总想着明天再干。时间久了,人与人之间的视野和格局慢慢就发生了变化。

开玩笑的时候问他:“别那么认真,至于么?”

视野这东西很神奇,越撑越大,跟欲望一样。但如果你不搭理,它也会越缩越小,小到眼睛里连个沙子都容不下。提到当年的同桌现在飞黄腾达,心里只有一句:切,当年数学都及格不了,他能当总裁我才不信呢!

“至于。我不懂啊!”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