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章垿诗集,雨中破庙

  千年万年应该过了!

雷声未止,电光已到,

  我禁不住大声啼叫,

我低头

  不见了狞笑的神道,

善者不一定是神道

  我独身藏躲在破庙;

我歪着头,看了许久才晓

  好容易雨收了,雷休了,

细细一看,那杵上

  迫近我头顶在滕拿。

手持降魔杵,

  千万条的金剪金蛇,

大雨,

  恶狠狠的乌龙巨爪;

红瓦黄檐

  我满身的雨点雨块,

活在一座破庙!

  枣树兀兀地隐蔽著

我又撞见一个神道,

  山谷山石,一齐怒号,

留下一个不起眼的

  霍隆隆半天里霹雳,

大到我都迷惘。

  只觉得浑身的毛窍,

看出这是一个鬼妖

  只听得骇人的怪叫,

惊起我浑身的毛窍

  慌张的急雨将我

闪电照亮了我

  豁喇喇林叶树根苗,

青面獠牙,披头散发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